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国内 > 社会新闻

“胎记女孩”接受首次治疗 立志做有爱心的好医生

时间:2018-04-11 17:08:29  来源:

“胎记女孩”

昨接受第一次治疗

一个月后胎记颜色将变浅

张群(化名)是湖北中医药大学2017届中西医结合专业毕业生,今年考研成绩335分,复试时被刷下来。3月30日,武汉晚报以《胎记女孩梦想成为一名医生》进行了深度报道,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。大家纷纷支持张群,期望她能振作起来,圆自己的医生梦。市第一医院、武汉华美整形医院等热心医院纷纷伸出援手,表示能免费给张群治疗。最终,张群选择了以皮肤科闻名全国的武汉市第一医院。

昨天,24岁张群心里除了感动,更多的是对治疗后效果的憧憬:端坐在自己房间,拿着粉饼口红化妆;拿着手机左右自拍;走在大街上,迎着太阳,昂首挺胸大踏步往前走……

26分钟治疗,感觉脸上像针刺蚂蚁爬

昨天,张群如约来到市第一医院皮肤科接受第一次治疗。

市第一医院皮肤科负责人陈柳青是全国皮肤病理学权威专家。自3月30日第一次见到张群后,陈柳青一直牵挂着她。清明小长假后第一天,记者在武汉市第一医院走廊上偶遇陈柳青时得知,她已主动联系张群,并商定了第一次治疗的时间。4月9日,按照事先约定,陈柳青给张群做了治疗前的相关检查。

上午9点,张群安静地躺在治疗床上,双手微微攥成拳,头面部的正常皮肤全部被医生用黑布遮盖起来,接缝处细心地贴上了胶布,只有布满半个脸的硕大胎记暴露在光疗仪的红框下。

目前治疗鲜红斑痣,光动力治疗是最先进的方法。按照早上刚称过的体重精确计算后,张群需要注射2支半共计250毫克光敏剂海姆泊芬。陈柳青打开蓝色的冷链包,小心翼翼地取出3支海姆泊芬,注入生理盐水后溶解了。陈柳青说,输液泵将药从静脉推入体内,再用绿色激光照射。她解释,海姆泊芬进入体内后会迅速分布到全身,正常皮肤被遮盖后不会产生反应,胎记处暴露在绿激光下会产生大量的活性物质单态氧,这种强氧化剂会将胎记血管内皮彻底破坏。

9点55分,一切准备就绪。陈柳青正准备按下光疗仪的按钮,一直缄默的张群突然小声开口,“能找个人握一下我的手吗?”守在一旁的张爸爸听到后快步上前,轻轻地握住了女儿的手。紧紧地攥着爸爸的手,张群紧绷的身体稍稍舒展了些。

担心张群治疗时间长了会疼,陈柳青提前半小时让她口服了止疼药。轻轻按下光疗仪按钮,治疗室里顿时被温柔的绿光包围。透过遮光眼镜,记者看到,医生时不时凑上前去问她疼不疼。在仪器提示下,医生每隔二三分钟就会手持仪器去测量张群面部温度和光照功率。

治疗室里很安静,只有机器不时地发出“滴滴”声。听到张群喊脸有点热,医生连忙拿起冷风机轻吹,给她的面部降温。10点13分,光疗仪被暂停,陈柳青带着2名医生上前进行治疗评估。“鼻唇沟和唇周皮肤薄,最先起反应。必须保护起来,不然就治疗过度了。”医生用胶带和黑色记号笔将这些地方一一“屏蔽”。

一声长“滴”,治疗结束。26分钟的治疗,她感觉过得很快,坦言治疗前很紧张,担心会很疼得受不了。“有点疼但能忍受,像针刺蚁爬,还有烧灼感。”张群微微咧了咧嘴。

妈妈凌晨2点起床,从洪湖赶来为女儿加油

张群在治疗中记者李子云摄

凌晨2点不到,张群的母亲,51岁的王卒就起了床。好不容易挨到凌晨4点的约定时间,她和张群的姑妈张满芝就包了一辆面的从洪湖老家往武汉赶。由于车胎爆胎,清早7点钟才到达武汉。“一夜没睡。”在武汉地铁工地务工的张群父亲张树林特意请了一天假,清早6点多就赶到了医院,“怕女儿疼,也担心治疗效果。”

表弟也从八一路的航海学院赶来了。看着家人一张张关切的面孔,张群吸了吸鼻子说,这些年若是没有父母和亲戚的帮助支持,她没有勇气坚持到现在。

姑妈张满芝记得很清楚,小时候张群每年都要到姑妈家去做客。5岁那年,一位不知情的邻居刚好到家里来串门,看到张群大吃一惊,“你怎么脸上没有洗干净啊?”张群顿时伤心得大哭起来。从那以后,张群很少到亲戚朋友家做客。

张树林说,每次看到女儿这个样子,都心疼得不得了,但又不敢当面流泪。这次考研,张群接到被刷下来的消息时,正在老家洪湖,当晚她几乎哭了一整晚。张树林说,这次武汉市第一医院免费给女儿治疗,全家都很感动,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女儿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幸福地生活。

看着躺在治疗床上的女儿,妈妈王卒爱怜地凑上前。看到女儿脸上的薄汗和汗湿的头发,她连忙掏出纸巾想给女儿擦擦,可又怕碰疼了她。轻轻攒了攒汗水,她顺手又摸了摸女儿的手。“冰凉的!”她立即脱下自己的外套,盖在了女儿身上。

张群的泪水,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。

胎记颜色会稍稍变浅,后期还要治疗四五次

此次张群治疗用药海姆泊芬,由上海复旦张江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免费提供。

“鲜红斑痣的治疗一直是个世界性难题。”该公司光动力事业部总经理秦雷介绍,以往主要采用激光治疗,是通过激光破坏血液中的血红蛋白,血管太粗太细效果都不好。光动力治疗是直接破坏血管内皮细胞,光敏剂进入体内后会附着在血管内壁上,光能穿透的地方都能起作用。从目前临床疗效来看,将基本痊愈率从6%提高到近50%。

陈柳青介绍,海姆泊芬是目前全球唯一批准的治疗鲜红斑痣的药物,这种药半衰期只有5个小时,48小时完全代谢。该药去年3月在全国上市以来,已在全国30多家医院治疗3000多例鲜红斑痣,临床统计显示,无一例严重不良反应发生。

记者看到,张群的脸比治疗前肿胀得厉害,颜色也变成暗红色。“这是治疗起作用了。”陈柳青介绍,治疗当晚,张群的面部肿胀还会进一步加重,很可能眼睛会肿得睁不开,这是血管被破坏的正常反应。因为肿胀,胎记看上去颜色可能会变浅一些,但是等到3天肿胀期消除后,胎记颜色反而会加深,这是血管破了,血液全部流出来的缘故。“不过,不要害怕,这是正常现象。”陈柳青说,淤血会慢慢吸收,一个月后就会看到胎记颜色稍稍变浅,2个月左右疗效稳定,就可以开始第二次治疗。

陈柳青坦言,张群面部增生十分严重,治疗次数可能要四五次才能见到比较明显的效果,后期还需要皮肤外科来进行面部整形。回家后,张群要避光半个月就可以正常活动了。

记者刘璇胡义华通讯员喻锎谯玲玲严睿

写信感谢医院

立志做一名好医生

第一次治疗的一周内,医生要求张群胎记的地方别碰水,同时还叮嘱她回家后敷冰袋。敷着面膜的张群笑着回答,“好的,为了以后胎记消失,我保证一周不洗脸。”一席话说得一旁的医生、记者都笑起来,“坚持就是胜利。”

细心的陈柳青医生,前两天还专门在网上给张群买了一顶全副武装的遮光帽,叮嘱她一定要将面部裹起来,避免阳光照晒。

中午12点,走下治疗床的张群拿起笔和纸,专门写了一封给医院的感谢信。她在信中说,“可能从记事起,我便知道自己长的与别人不一样,可能在成长过程中会承受一些争议和误解,但是市第一医院对我的帮助,让我的生活以及日后的人生道路有了希望和阳光。”张群再三表达了对医院的感激之意,“我虽然不能一一当面致谢,但你们给予的关心,我将永远铭记于心!一份关心、一声问候,终将逸出无限的芬芳与美丽,你们是圣洁的白衣天使,你们身上拥有的高尚医德医风、医者仁心,值得尊敬!”

张群表示,如果将来有机会做医生,一定以陈柳青医生为榜样,多帮助关心病人,立志做一名合格、有爱心、以患者为中心的好医生。